Tokyo Impression

东京是一个非常独特的城市。可能是有别于我们的北京,日本的古都在京都,所以东京的历史气息并不是很浓厚。相对一个亚洲的大城市来说,密度有疏有密,比香港更能让人接受一些。城市规模真可以用一眼看不到边来形容坐半个小时地铁,估计才横跨了5分之一不到。日本人做事用工严谨和毕恭毕敬的服务态度早有耳闻,但是亲身经历还真的会感觉不一样。东京有自己的独特之处,同时也有跟上海、新加坡、香港等亚洲大城市的类似之处。期待下一次的日本关西游来体验更有底蕴的日本文化。 照片大多是用Sony A7 + 35mm 2.8照的,少数清晰度更低的是用手机Nexus 6P拍的。

A Letter to My Cousin

余成杰你好, 祝贺你完成了大学的学业。大学是人生非常珍贵和美好的时光,希望你享受了它的每一天。当时大学里可能看似烦恼的存在,在不久的未来也会成为美好回忆的一部分。 离开大学以后,你的人生会进入一另一个全新的阶段。这一个阶段不再像学校里一样有固定的课本,模式化的评分。你会需要频繁得做出各种各样的决定,很多时候在你做选择的时候,并未能全面意识到它对你未来发展方向的影响力。我在大学毕业以后到今天,做过很多个这样的决定。吴家的家庭传统是踏踏实实得做事,通过技术和质量在自己的职位上证明价值。而我的经历、环境和选择的道路跟这个家庭传统有较大出入的,所以做出的决定基本上都是完全根据我自己的判断,他人的建议并未成为过有力的参考。现在回想起来,有些选择是明智的,但也的确走过一些弯路。心里一直有个角落在想,如果当时有高人指路,我会不会少走一些弯路。也正是有这样的想法,我希望能参加你的毕业典礼,并传授折些有限的经验给你参考。现在既然毕业典礼的计划已经取消,我就把想说的写成一封信给你。 在一个产品上市之前,最重要的准备工作就是市场定位。你需要知道这个产品的目标客户群是什么、给目标客户群可以带来的利益是什么、等等。我一直有一个理论就是,人生就是”connecting the dots”。这里说的”Dot”指的是你人生任何的一种形式的积累,可以是你的学历、长处、爱好、经验、人脉等等,只有你能全面客观得审视了自己的方方面面以后,在能结合这一系列的”dots”来选择你未来发展的方向。 如何利用自己的长处、学历、经验、爱好等这些正面的”Dot”很简单。同时能理智得认识到自己的缺点也非常重要。Game of Thrones里的Tyrion说过一个观点“把你的弱点塑造成你的盾牌”。这样你可能把自己的缺点变成一个有利的”Dot”。例如我天生比较容易紧张,于是我在跟中国对手谈判的时候,就不会过多表露自己的情绪,这样一方面对手摸不清我的想法,另一方面我的大脑能腾出更多资源来思考交易上更实质的问题。而跟洋人合作伙伴一起的时候,我就会简单自然得表露自己的情绪,这样使得他们觉得我更可信和可靠。 做决定时,不要过多受到同学朋友观点的影响,他们的观点只能是参照。一方面每个人有的“Dot”不一样,适合他们的不一定是适合你自己的。另一方面是意见来源过与单一,与其听10个同龄人的建议,不如听2个同龄人,2个家里长辈,2两个从业同行的经验。在信息参照点的选择上要多样化。学生时代相互平等的同学,在离开学校以后在身份和位置的差异会逐日变大。原因可能是来自个人能力、可能是来自机遇、更有可能是来自家庭。在面对他人的成功时,保持好的心态。任何资源和能力都只是增加成功的几率,没有任何东西能保证你的成功。我29岁的时候,很多能力不如我的同学都已经在工作岗位上小有积累,生活变得宽裕,而我自己还需要找我爸爸借钱付公司昂贵的房租。而30岁的时候我自己的4岁不到的公司与新西兰、澳洲、新加坡顶级的公司合作建筑5星级的万豪酒店。但哪怕这样,我这辈子也基本不可能赶上我一些大学同学的家庭财富。在保持我们家好强的传统的同时,面对这些也要坦然。一定不要因为面子因素左右自己的决定,因为最后买单的人只会是你自己。 人生的选择从来没有绝对的对错,只有是否适合自己。所以做任何决定的时候不必害怕。做出正确的选择自然是好,而走弯路也是毕经的过程,并非坏事。我爸曾经教育我有一个经典案例就是,前人走不通的路,在路口放个“此路不通”的牌子,然后你还是要走,那你就是傻。其实这个句话渗透着很多个层面。最首先的就是年轻时的“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情节,什么都会想去尝试。如果只是简单得看到一个“此路不通”的牌子而不去尝试,你可能下半辈子都会想着自己年轻的时候如果去尝试了可能现在就会不一样。与此同时,对他人的反对意见或者失败经验也要做理智的衡量和分析。他为什么没能成功,而我跟他有什么不同,我为什么能在他失败的地方站起来?任何一个正面或反面的意见都是一个新的看问题的角度。 年轻的时候本来就不会是一帆风顺的,冒险和失败是其必然的一部分。所以完全不必害怕挫折或失败。一方面是因为你有着最宝贵的资本 — 年轻。另一方面是失败可能是你最宝贵的经验来源。李敖说过一句话,大意是这样的。别人摔倒的时候会觉得丢人,马上拍拍屁股站起来假装没发生过。而他会坐在地上先看看周围有没有钱捡,然后再站起来。看似一句玩笑,但是可以想到的道理却很深。只要你能正确的面对和分析你失败的原因,你获得经验的价值往往会超过失败带来的损失。甚至可以说每次失败或者不幸所带来的逆境,都可以看做是增长经验,增加“dot”的机会。学会在经历后总结经验非常重要,我在网上看过一个故事说,一个10年工龄的老员工,工资待遇被一个2年的新员工超越,于是找老板谈话。老板对他说,“这个新员工2年内都在做不同的事情为公司增值,而你只是把同样一件事做了10年。”时间不等同于经验的积累,只要善于总结,同样的时间里你可以比别人有更多的经验。我也正是有类似的习惯,才会有这么多想法与你分享。 对任何反对意见都要保持宽容的态度。能够Agree to Disagree是西方人的一大优点。你可以不同意别人的观点,但是不要否认别人观点的存在。每一个不同的观点都会给你提供看待同一个问题的全新视角。哪怕这些视角对于你来说看似荒妙,但是如果你能正视这些视角的存在,将对你对看待事物的包容性和全面性上有很大帮助。香港科大MBA课程讲演稿中有一句话,每一个人都是一个井底之蛙,当一群井底之蛙凑在一起了,就能分享一个更完整的蓝天。对同意观点的吸取,是自我增值,对不同观点存在的认可,会让你对社会的认识更全面。有了这样的心态,一方面能充实自己,另一方面就能避免与他人的争端。 最重要的放在最后说。面对任何事情和选择,都一定要保持平和的心态。无论在工作还是生活上,一定不要因为一时的情绪要做极端的决定,例如绝交、辞职一类。任何大的决定都需要反复、辩证得冷静思考。在你逐渐走向自立的过程中,在积累和成就的同时,也会碰到越来越多的困难和压力,程度将会一次又一次得超越你所经历过的极限。好的心态就变得尤其重要。碰到困难和压力的时候,学会往积极的方向去想。例如如果工作上事情太多或者太难做了,就想想能够好好完成一份任务或者挑战时候的满足感。每碰到一个困难,其实就跟在游戏里碰到Boss的时候一样,是掉装备和涨经验的时候。学会正面面对失败,也要学会正面面对成功。我在深圳上班的时候,国内领导长篇大论的理论说过很多,但是有一句话我一直铭记在心。“小成靠能力,大成靠运气。”你所有的能力等“Dot”的积累,都只是增加你成功的几率,没有任何事情能保证成功。所以在能力范围内的时候,小成的课能性是极大的。有远大的目标是好,但大成必然需要运气成分,而运气成分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成功的阶梯是一个循环的骑驴找马的过程,找到好马之前,认真得骑你的驴。你骑上新马的那一刻,马也就变成了驴,因为你又开始找下一匹马了。能力范围内做到极致,能力范围外的运气成分,坦然面对,顺其自然。

NYC – Remix

拍过的照片,过段时间重新来看时,会又有全新的视角。 周末有空把去年纽约的照片重新整理编辑了一下。这些新挑选出来的照片更能折射我对这个城市的感受。

Lomo

现代科技发展太快,我还记的大学二年级的时候使用的第一款Sony Ericsson自带30万像素摄像头的手机时。平庸的成像水平和超低分辨率的屏幕没有任何的实用性,只能在当时算是对未来的一个窥探。第一台真正意义上能拍照的手机还是Sharp的903SH。这款未在中国大陆正式上市过的当日机皇,320万像素的摄像头已经可以和当时的数码相机比拟。虽然那时还没有智能手机的存在,但是也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能随手拍照的便捷。再到后面的Motorola Droid, iPhone 4S,Xperia Z1,智能手机的拍照实力已经越来越成熟。 现在正在用的Nexus 6P是我用过成像水平最优秀的。外加P图app的日益强大,手机版的Lightroom和Google Snapseed已经可以满足修改手机图片的全部要求。这让优秀图片的制作可以完全脱离相机和电脑。 如此的便捷和强大,让lomo这对于90后会很陌生的概念,有了新的延伸。  

NYC – in Black and White

黑白是最适合诠释这个城市的色彩。

NYC – The City

曼哈顿有太多面,有宽广的中央公园,也有高耸的帝国大厦;有脏乱拥挤的时代广场,也有上东区的高档公寓;有1美元一片的街边Pizza,也有人均消费数百美元的米其林餐厅。也正是这么多面的特点,才使得纽约如此的百味俱全。

NYC – The Museums

博物馆绝对是纽约的一大亮点。12天的行程里,去了5个不同的博物馆 – 911 Memorial Museum, Museum of Modern Art,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American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Whitney Museum

Lomo

On my way home after 3 am on a Sunday. Taken while driving pass Victoria tunnel with S6.

大任问答

有幸接受DJ的邀请,给他的大任报做了一次问答。在这里转载一下问答的内容。 大江:你是怎么样知道大任报的?请用一句话概括你对大任报的感受。 Jackie:知道大任报还是通过小编本人,我对大任报的理解是是跟大家分享人生经历的平台,可以是工作,可以是旅行,可以是理想,可以是看法。 大江:请用最简略的方法概括你的职业 Jackie: 灯光设计和供应。 大江:你在工作中最大的成就感是什么,大概在什么时候会有这种感觉 Jackie: 最大的成就应该是能正确捕捉并实现客人的需求。这在一个个新客户变成忠实的老客户以后就有了体现。 大江:作为一个公司的老板,公司运营最困难的环节是什么,你在运营中遇到的瓶颈是什么?有是如何度过的? Jackie: 自己运营公司最困难的环节就是没有参照。例如如果你只是在公司打工,遇到任何问题时公司会给你指引。而自己运营时,参照只有市场和竞争对手,做决定时的判断就尤其重要。公司各个方面都还在发展,暂时还说不上瓶颈。困难是碰到不少,主要都是来自我在过去两三年里,尝试抛弃公司传统的零售业务并转型到项目上,这个就对公司的各个方面有很大的考验。 大江:你喜欢你的职业么? Jackie: 我觉得人生就是connecting the dots,就是说将你的爱好和长处等等组合起来发挥到最大。从这个角度上来看,我对我现在做的事情蛮满意的。 大江:如果有一天公司的发展稳定下来,你是想做一名杰出的灯光的顾问,还是想做一名有求必应的供应商。